长风

<这里顾飞白/字言硕/可唤荔枝/不喜可自取,毕竟只是代号。
<生于南方梦在北方。
<二次元,混圈较广,欢迎扩列。
<盗笔/全职/哑舍/古风/语c较熟。
<被当作理科生培养但是其实更向往文科。
<不喜欢三次明星,若想聊明星,恕不奉陪。
<脾气不好,但会认真待人。
<最后,感谢在最好的时间遇到最好的你。

她会吗

祝你幸福是真的,
祝你们幸福假的。

夏末秋离:

(结婚梗)




喻文州:

[她会认真地听他把话说完吗?

她会很温柔吗?

她了解他吗?

她知道关于他的一切吗?

不过

少天喜欢

就好了吧

……]

      喻文州站着道旁,和大家一起,看着黄少天牵着新娘的手,走过他的身边。“队长,带我走好吗?”黄少天在走过喻文州身边的时候轻声说道。喻文州一怔,随即用不大但又听的清晰的声音说道:“好,少天,我们回家。”黄少天转头,看到了那一抹熟悉的微笑。

(黄:队长队长队长!你为什么不早点带我走?你是不是真想看我结婚啊!……

喻:我那会儿还不知道少天是怎么想的呢。)




黄少天:

      那天的喻文州还是一脸温柔,穿着婚服,行往新娘的住处。副驾驶座的黄少天,反常地没有说话,静静地看着旁边的喻文州。突然,喻文州把车停下,转过头,对黄少天说:“少天,你要你一句话,我就和你走。”黄少天一愣,安静了几秒以后,又开始了文字泡刷屏阶段。“队长队长队长!你说的啊!不准反悔哦!队长队长队长!我们私奔吧!……”喻文州和往常一样,静静地听完黄少天说的所有的话。“好,还有少天,叫文州。”于是那天以后,黄少天就再也没离开过喻文州。

(黄:队长队长队长!我就知道你还是爱我的(。・ω・。)ノ♡

喻:少天记得叫文州哦)




江波涛:

[她能听懂他说的话吗?

她是不是也会为他做着翻译?

她会宠着他,让他吃甜食吗?

她会不会在他的身后支持着他?

她……是不是,会对他很好?]

     “周泽楷先生,你是否愿意这个女人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?无论疾病还是健康,或任何其他理由,都爱她,照顾她,尊重她,接纳她,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? ”江波涛回过神,已经到了宣誓的环节,神父前的周泽楷有些不知所措。慌乱中,转头看向江波涛,四目相对。那一瞬间,江波涛仿佛懂了什么,站起身,对神父说:“小周的意思是他不愿意。”又转向周泽楷,对他说:“小周,我说的对吗?”婚礼的众人,都看到了周泽楷点头,满脸幸福。(江:小周不喜欢那个妹子,那小周喜欢的人是谁呢?

周:江(*/ω\*))




周泽楷:

      江波涛结婚的时候,周泽楷什么也没有说,也什么都没想,在一边,哭得像个孩子。

(江:小周?小周乖,不哭,大不了我不结婚了……哎!别哭别哭! 周:江QAQ)




韩文清:

[她会习惯他的作息时间吗?

她也像他一样严谨吗?

她会不在乎他不会说什么情话吗?]

      张新杰是个强迫症,联盟里的人都知道。然而张新杰结婚那天,新娘堵车了。张新杰看了一眼手表,皱了皱眉头,说:“队长我们回霸图吧,这婚我不结了,女人这种生物,真麻烦。”然后韩文清觉得,自己之前的担心,都是多余的。

(韩:新杰,如果我迟到了怎么办?

杰:队长的话我会一直等下去的)




张新杰:

      即使是穿了婚服,韩文清的那张钱包脸,依旧很黑。即使他的身边没了他,他也还会一如既往,他的存在,不过是让这个十年,更加完美。张新杰坐位子上默默地想着,过了一会儿,他拿起外套,向大门走去。“新杰你要走?”见张新杰要走,韩文清不知道为什么,就走上去,问了他那句话,然后他就看见张新杰点了点头。韩文清便说:“那我送你。”说着,就准备去拿车钥匙。“不了,你过会儿……”张新杰说了一半,没敢继续说下去,他实在不敢想象他的婚礼,他的新娘,究竟会是怎么样。“反正我也不想结,走吧。”几个小时后,来的人都以为,韩文清和张新杰私奔了,而事实也的确如此。

(杰:队长,十点了

韩:哦,我马上就睡)




林敬言:

[她会为他烧饭吗?

她会不嫌弃他时不时的猥琐吗?

她会不喜欢他有时候的脱线吗?

她知道他最喜欢的是什么吗?

他们……会幸福吗?]

      方锐结婚那天,一概往日的猥琐流。穿上婚服后的他,帅气又不失成熟。林敬言不由得感叹时间的流逝,他刚刚遇到方锐的时候,他们还在呼啸,那时方锐还是一个冒冒失失的孩子,现在,他也要结婚了呢。没过一会儿,方锐就来找他,可怜兮兮地对林敬言说:“老林啊!咱俩私奔呗!我喜欢你很久了,不信你看我真诚的眼睛!”好吧,他收回刚刚的话,林敬言无奈,不过,这才是他的方锐啊。“那我们走吧,你想去哪?”“哪都行啊!”

(方:老林啊,说,你喜欢我多久了!

林:你猜,猜对了做饭给你吃。)




方锐:

      林敬言是属于穿上什么衣服,都能显得温文儒雅的一种人,包括婚服也是如此。他是新郎,真好,只不过不是他的。方锐静静地看着林敬言,什么都没说。倒是一边的林敬言开口了,“锐锐啊,我们走,好吗?”方锐不敢相信,林敬言会对他这么说“老林你……”“锐锐,我爱你……”林敬言又开口,还没说完就被方锐打断,“老林你别说了……”方锐不敢再往下听,越听越不能平息。“方锐,你听我把话说完,不然过一会儿就没机会说了……从我们还是联盟额犯罪组合的时候,就开始喜欢你了……方锐,你真的不懂吗?”方锐怎么会不懂,他亦是如此,如今的他,早已蹲在地上,泣不成声。“最后一遍,我们走,好吗?”“好。”

(方:老林你干嘛不早点和我说啊!

林:锐锐今天想吃什么呢?)




孙哲平:

[她会嘲笑他的小辫子吗?

她会忍受他那种吵吵闹闹的样子吗?

她会不在乎他拿了多少个亚军吗?

她会在他独自承担的时候帮他分担吗?

她会不喜欢他的小孩子气吗?]

      穿着新郎服的张佳乐在准备室里坐立不安,看他的样子,不是为了这场婚礼,而是其他的一些什么。他一次次地看向孙哲平,又一次次欲言又止。终于,孙哲平忍不住了,说:“张佳乐你这样子是看上我了?要不要和我去私奔啊!”没想到张佳乐一脸认真,说:“孙哲平,然后你是认真的,我会和你走。”孙哲平怔了怔,浅笑道:“我去取车,然后,我们回家。”

(乐:大孙,为什么要我说让你带我回家?

孙:如果我先说,你不乐意我就惨了)




张佳乐:

      听说孙哲平要结婚的时候,张佳乐便天天把自己锁在训练室里,没日没夜的训练,试图不去想起那个叫做孙哲平的人。但后来,他发现,就算很忙很忙的时候,脑子里,还是会不小心跳出他的名字。于是在林敬言的支持下,他去了b市,那个有孙哲平的地方。一下飞机,他就看到了孙哲平。他看到孙哲平向他走来,一脸笑意地对他说:“乐乐,嫁给我吧。”

(乐:woc孙哲平,你在联盟里发的那个消息是怎么回事!

孙:我又没说错,就是那会儿我还没求婚)




苏沐秋:

[她也喜欢荣耀吗?

她会陪着他,站上荣耀的巅峰吗?

她会照顾他,提醒他不要经常抽烟吗?

她会支持他,一直在他身边吗?

她会烧饭吗?

她会很温柔吗?

她会包容他有许多的小缺点吗?

她会和他吵架吗?

她会纵容他有时候的小孩子气吗?

她会关心他吗?

她会体谅他吗?

她会……

她爱他吗?

或者说

他……爱她吗?]

      当叶修用一种想与过去决绝一般的声音,说出“我愿意”时,苏沐秋便知道,这一切,已与他无关。

(苏:阿修,祝你幸福)




叶修:

      叶修早已等不到苏沐秋结婚的那天,最好的搭档,已被时光掩埋,再也无人知晓。

(叶:苏大大,我想你了啊)



尾随

装作是生贺的样子

@夜语声 瞎掰扯扯出来的脑洞,但是现在已经看不到当时脑洞的影子了【生无可恋】

☆人物属于虫爹,
OOC和雷属于我。

占tag致歉

cp:喻黄

by:荔枝

雨还在下。

黄少天坐在医院走廊里望着窗户上的一层水雾,鼻头有些酸。

他跟自家队长因为一碗豆花放咸还是放甜争执不下,他一生气转头就走,走出来才发现身上只有一部手机。

一分钱都没有。

可是队长没有过来找他……

也许看到自己离开,队长追都没有追上来……

队长这十几天都特别忙,好几天没回家。
昨晚回家,凌晨三点被一个电话一催,套上衣服就又跑出了家门。
回来的时候是中午十一点多。

明明已经放假了……
今天还是自己生日……
为什么还是不能好好陪陪自己?

他觉得自己现在特别矫情,又觉得都怪队长。

如果不是队长宠着,自己才不是这样经不起挫折的人。

他拍拍自己的脸冒着雨跑出了医院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站在家门口,一摸口袋发现自己钥匙也没带。

钥匙呢?

在队长那吧……
平常都是队长管家里的事。

不对,今天下午自己带了钥匙出门的……
那么去哪了?

在外套里。
外套在队长那里……

自己什么时候这么依赖队长了的?
是什么时候?

自己的大脑有多久没有真正运行过了?
因为有队长,所以就什么都不怕了什么都不想了么…

自己可是机会主义者啊。

对啊,我黄少天,可是机会主义者啊。
这么不保险的作风,队长那么细致认真面面俱到的人一定为我操碎了心吧?

是不是队长累了……
那么……我还是别回来了吧……

抖了两下觉得有点凉自嘲说终于可以清醒一点了转身离开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雨停了,天也暗了。

黄少天坐在路灯下的长椅上,看着街边的一条流浪狗在欢快的撒泼。

听到企鹅的消息提醒的声音,打开手机一看,发现群里面铺天盖地的祝福,空间@自己的也超过99+。

#长大一岁话要说的更快才对得住你的年龄#
#黄少生日快乐#
#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#
#黄少生日快乐#
#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#
#黄少生日快乐#
#能不小心吗,这可是网吧,多危险,我可不像你,我粉丝是很多的。你看刚才差点被人认出来,还好我跑得快#
#黄少生日快乐#

自己还是被爱着在的,对吧。

嘴角是浅浅的微笑。

忽然间眼睛被一双手蒙住。

他太熟悉这双手的主人了。
所有的委屈仿佛要呼啸而出,崩裂开来。

“队长……”
话语被烟花声打断。

睁眼便是“我的少天,生日快乐”的烟花。

队长的字迹。

耳边的烟花声还在响,他却觉得都安静了。

他听到,他的挚爱,在他耳边,唱着情歌。

有些人用一辈子去学习,
化解沟通的难题,
为你我也可以,
我的快乐与恐惧猜疑,
很想都翻译成言语,
带你进我心底,
我们就像隔着一层玻璃,
看得见却触不及,
虽然我离你几毫米,
你不会知道我有多着急,
无心的坐视不理,
我尴尬的沉默里,
泪水在滴,
我无法传达我自己,
从何说起,
要如何翻译我爱你,
寂寞不已,
我也想能与你搭起桥梁,
建立默契,
却词不达意,
在你的盲点里寸步不移,
不论天晴或下雨,
陪着你悲伤欢喜,
你难道从来不觉得好奇,
你身旁冷清拥挤,
我一直在这里,
不说一句,
我无法传达我自己,
从何说起,
要如何翻译我爱你,
寂寞不已,
我也想能与你搭起桥梁,
建立默契,
却词不达意,
我无法传达我自己,
从何说起,
却无法翻译我爱你,
遗憾不已,
我也想能与你搭起桥梁,
建立默契,
我必须得先看明白我自己,
翻译成一句我爱你,
我也想能与你搭起桥梁,
建立默契,
却词不达意,
词不达意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某私聊』
飞刀剑:所以说小卢,你知道你们队长这几天干嘛去了吗?
流云:队长去找公#安#部#门去协商放烟花这事儿了。
飞刀剑:所以就是喻队联合着所有人来感动黄少?啧啧啧。不过你们队长放心黄少一个人跑出去?
流云:哪里啊,队长一路尾随,要不是言谈举止不像坏人,就凭队长带着帽子口罩跟踪,我觉得是会被举报的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希望客官看得懂x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