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风

<这里顾飞白/字言硕/可唤荔枝/不喜可自取,毕竟只是代号。
<生于南方梦在北方。
<二次元,混圈较广,欢迎扩列。
<盗笔/全职/哑舍/古风/语c较熟。
<被当作理科生培养但是其实更向往文科。
<不喜欢三次明星,若想聊明星,恕不奉陪。
<脾气不好,但会认真待人。
<最后,感谢在最好的时间遇到最好的你。

沐秋生日快乐
愿你平安喜乐
从此万事无忧

先码住……慢慢填

尾随

装作是生贺的样子

@夜语声 瞎掰扯扯出来的脑洞,但是现在已经看不到当时脑洞的影子了【生无可恋】

占tag致歉

cp:喻黄

by:荔枝

雨还在下。

黄少天坐在医院走廊里望着窗户上的一层水雾,鼻头有些酸。

他跟自家队长因为一碗豆花放咸还是放甜争执不下,他一生气转头就走,走出来才发现身上只有一部手机。

一分钱都没有。

也许看到自己离开,队长追都没有追上来……

队长这十几天都特别忙,好几天没回家。
昨晚回家,凌晨三点被一个电话一催,套上衣服就又跑出了家门。
回来的时候是中午十一点多。

明明已经放假了……
今天还是自己生日……
为什么还是不能好好陪陪自己?

他觉得自己现在特别矫情,又觉得都怪队长。

如果不是队长宠着,自己才不是这样经不起挫折的人。




站在家门口,一摸口袋发现自己钥匙也没带。

钥匙呢?

在队长那吧……
平常都是队长管家里的事。

不对,今天下午自己带了钥匙出门的……
那么去哪了?

在外套里。
外套在队长那里……

自己什么时候这么依赖队长了的?
是什么时候?

自己可是机会主义者啊。

对啊,我黄少天,可是机会主义者啊。
这么不保险的作风,队长那么细致认真面面俱到的人一定为我操碎了心吧?

长久的沉默。




雨停了,天也暗了。

黄少天坐在路灯下的长椅上,看着街边的一条流浪狗在欢快的撒泼。

听到企鹅的消息提醒的声音,打开手机一看,发现群里面铺天盖地的祝福,空间@自己的也超过99+。

#长大一岁话要说的更快才对得住你的年龄#
#黄少生日快乐#
#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#
#黄少生日快乐#
#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#
#黄少生日快乐#
#能不小心吗,这可是网吧,多危险,我可不像你,我粉丝是很多的。你看刚才差点被人认出来,还好我跑得快#
#黄少生日快乐#

自己还是被爱着在的,对吧。

嘴角是浅浅的微笑。

忽然间眼睛被一双手蒙住。

他太熟悉这双手的主人了。
所有的委屈仿佛要呼啸而出,崩裂开来。

“队长……”
话语被烟花声打断。

睁眼便是“少天,生日快乐”的烟花。


耳边的烟花声还在响,他却觉得都安静了。

他听到,他的挚爱言语


“你需要的,是一个连你的废话,都会感兴趣的人。”

“那么少天,你需要我吗?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某私聊』
飞刀剑:所以说小卢,你知道你们队长这几天干嘛去了吗?
流云:队长去找公#安#部#门去协商放烟花这事儿了。
飞刀剑:所以就是喻队联合着所有人来感动黄少?啧啧啧。不过你们队长放心黄少一个人跑出去?
流云:哪里啊,队长一路尾随,要不是言谈举止不像坏人,就凭队长带着帽子口罩跟踪,我觉得是会被举报的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希望客官看得懂xd